關於部落格
買屋 賣屋的資訊園地
  • 24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城市“地下賬本”亟須摸清家底

  製圖:張芳曼   10月18日,在安徽合肥召開的全國城市基礎設施建設經驗交流會上,住房和城鄉建設部部長陳政高表示,要進一步完善城市公用事業服務價格形成、調整和補償機制,打破“玻璃門、彈簧門、旋轉門”,吸引社會資本參與基礎設施建設。   每年漏水70億立方米   夠1億城市人口使用   “在座的各位,哪位能說自己對城市的地下設施、地下管線是清楚的,瞭解得準確無誤?恐怕沒人敢說。施工時發生的管線事故比比皆是,就足以說明這個問題!”在交流會上,面對陳政高的提問,全場鴉雀無聲。   改革開放以來,我國城市建成區已由1981年的7438平方公里,達到去年的47855平方公里;城鎮化率達到去年的53.7%,實現歷史性跨越。然而,城市基礎設施建設,特別是地下基礎設施建設,卻沒能跟上城市建設的步伐。   地下管線老化造成停水、停電、停氣時有發生,燃氣管道、暖氣管道事故頻發,管道“跑冒滴漏”嚴重。以自來水為例,我國平均漏失率為15.7%,有些地方甚至高達30%以上,而發達國家最高水平是6%至8%。管道漏失導致我國每年流失自來水70多億立方米,相當於一年“漏”掉一個太湖,足夠1億城市人口使用。   城市內澇與馬路拉鏈問題久治不愈。由於排水防洪體系不完善,大多數城市,一次大雨,就會導致城市交通、通訊、電力中斷,城市運轉癱瘓。城市馬路破損嚴重,相當數量馬路不僅井蓋密集,而且屢屢開挖。例如南京市市政設施綜合養護管理處去年就表示,過去5年間,南京主城區道路平均每年要被“開膛破肚”約1500次。   “沒有這些基礎設施,就沒有城市生活,就沒有新型城鎮化。市長抓城市建設,既要重視城市的面子,也要重視裡子;既要重視地上,更要重視地下。”陳政高說,“地下”不出政績,尤其不產生經濟效益,其實這是一個誤區。城市基礎設施建設不僅承載了城市,還在拉動經濟。基礎設施投資一般占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的15%,為經濟發展做出重要貢獻。   20種管線30個部門管   用大數據擺脫睜眼瞎   “過去真是睜眼瞎,根本不知道城市地下管網是什麼樣子,都是發生了事故去搶修才發現問題。現在有了大數據,任何市政道路施工,我們心裡都有底。”江蘇徐州市常務副市長王昊坦言,去年初徐州完成了首次“地下普查”,初步建立起了覆蓋主城區450平方公里、總長約6600公里的地下管線信息管理系統。如今,地下管線按顏色進行分類,城市規劃局不僅可以為地上施工提供管線圖紙,還可以在地下搶修時進行快速定位。   “我國多數城市都沒有對地下管線建設的綜合驗收備案,再加上許多城市歷史久遠,地下管線究竟是什麼樣,長期以來是筆糊塗賬。”王昊說,徐州市管網由電力、燃氣等約20部門進行管理維護,各自為政,往往會出問題。例如,國家規定給水管道和燃氣管道間距不得小於1米,而有些地方的實際間距只有0.25米。   徐州曾經的糾結只是我國城市地下設施建設滯後的縮影。我國城市地下管線種類繁多,共有供水、排水、燃氣、熱力、電力、通信、廣播電視、工業8大類20餘種管線;管理體制和權屬複雜,涉及政府30多個部門,條塊分割、多頭管理的問題比較嚴重。   為了扭轉“重地上輕地下”“重建設輕管理”的城市建設管理舊觀念,今年6月,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《關於加強城市地下管線建設管理的指導意見》,要求2015年底前完成城市地下管線普查,建立綜合管理信息系統,編製完成地下管線綜合規劃。用10年左右時間,建成較為完善的城市地下管線體系。   “現狀不清、‘家底’不明是當前我國城市地下管線存在的主要問題之一,開展普查和建立完善信息系統有利於問題的解決。”國務院參事室特約研究員王靜霞說。   讓法規文件不再打架   讓社會資本撒開腿跑   無論是摸底,還是改造,城市地下設施建設始終繞不開“錢從哪兒來”的問題。財政部副部長王保安在今年3月表示,預計到2020年城鎮化率達到60%,由此帶來的投資需求約為42萬億元。原有城鎮化建設主要依賴財政、土地的投融資體制弊端已顯現,難以持續,亟須建立規範、透明的城市建設投融資機制。   為此,2013年9月,國務院下發了《國務院關於加強城市基礎設施建設的意見》,提出了城市建設投資體制改革的總體思路。此後,在《關於加強城市地下管線建設管理的指導意見》中,又對進一步發揮市場機制在城市建設中的資源配置作用、鼓勵和吸引社會資本進入公共產品和服務市場、改革城市建設的投融資體制,提出了政策措施。   “我國社會資本不僅雄厚,而且對投資城市基礎設施有相當高的熱情,關鍵是會不會用。”陳政高說。   目前,在眾多吸引社會資本參與的模式中,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模式,即PPP模式,被寄予厚望。不過,要推廣運用該模式,必須儘快對現行法規政策進行梳理,消除有衝突的制度障礙。“現在政出多門,又多為地方性法規,權威性不足,部分文件之間甚至相互矛盾。希望有關部門進一步明確PPP項目操作規則,不要讓企業無所適從。”天津生態城投資開發有限公司總經理孟群說。   儘管資金是道門檻,但也不乏“螺螄殼裡做道場”的企業。   “很多企業抱怨資金有限,沒法解決管網老舊的問題,其實還是要向改革要紅利、向管理要效益。”紹興市水務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張紀爾介紹,除了建立完備的管網在線監測體系,企業還實行了漏損率和漏損水量“雙掛鉤”定量考核,檢漏人員的收入與查出的漏損水量相關。“檢漏工已成為全公司收入最高的工種,員工增收的同時,每年也為企業增加經濟效益1000餘萬元。”   目前,紹興水務集團服務的2000多公里管網的漏損率從2000年前的21%降低至4%,比世界最先進“日本標準”還低2個百分點。   城市基礎設施建設五大任務(鏈接)   在供排水方面,力爭2015年實現全國城市公共供水普及率95%,城鎮污水處理設施再生水利用率達到20%以上。今年底前將編製完成城市排水防洪設施建設規劃,用10年左右時間建成較完善的城市排水防洪工程體系,建設自然積存、自然滲透、自然凈化的海綿城市。   在城市管網方面,2015年底前完成城市地下管線普查。地下城市新區要推進綜合管廊建設,用3年左右時間,在全國36個大中城市全面啟動地下綜合管廊試點工程。   在市政交通方面,到2015年全國軌道交通新增運營里程1000公里,力爭完成對全國城市危橋加固改造,地級以上城市建成橋梁信息管理系統。   在垃圾處理方面,到2015年,每個省(區)建成一個以上生活垃圾分類示範城市,36個重點城市生活垃圾全部實現無害化處理。   在園林綠化方面,到2015年,老城區人均公園綠地面積應不低於5平方米,城市居民出行“500米見園”比率不低於60%;所有城市至少建成一個具有一定規模,水氣電設施齊備、功能完善的防災避險公園。  (原標題:城市“地下賬本”亟須摸清家底)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